您的位置 首页 >> 射手座

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来源:海口星座网 时间:2020年04月01日

摘要: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身有残疾的肖牧在恶补了一番电脑知识之后,毅然来到南方求职,可是在强手如林、人地生疏的异地他乡,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吗?

【字幕】生活的目的在于追求比生活更高更远的东西。

——纪伯伦

【序】新港大厦顶端的大时钟特写。悠扬的钟声响了十二下。(镜头摇下)沐浴在正午阳光下的美丽的南方滨海城市。立交桥上川流不息车辆。一列空调旅客列车从市区豪华楼群间徐徐驶过。

肖牧左腋拄着拐杖,从人才市场出来,脸上挂着淡淡的失望与疲倦。他昂首望着天空,轻轻吁了一口气。

他来到公交车站旁,下意识地摸了摸衣袋,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看了一眼,又放入袋中。他迟疑了一下,便继续向前走去……

他沿着滨海大道匆匆地走着。

宽敞笔直的街道上车流如潮,人行道上人头攒动,步履匆忙。右侧不远处就是澄碧的大鹏湾,白色的海鸥追逐着船只飞翔、盘旋。海岸边,高大的椰子树沐浴着绚丽的阳光,掌形的叶子在海风中轻轻摇动……

肖牧紧抿着棱角分明的嘴唇,默默地向前走着。

(肖牧的画外音):“求职的人成千上万,作为一个残疾人,找工作更难。难道失去了“铁饭碗”之后,我真的只能呆在家里坐享社会的救济吗?”

肖牧来到梅沙湾海滩。

这是一个天然游泳场。此刻,金色沙滩上布满了色彩斑斓的遮阳伞,成群结队的俊男倩女穿着各式各样的泳装,在翡翠般的海水中漫游着、嬉戏着,发出一阵阵欢快的叫喊声;有的人则静静地躺卧在沙滩边的塑料垫子上,伸展着四肢,接受阳光浴。

肖牧走得有些累了,在海岸边一棵椰树下坐下来歇憩。

他望着波浪中畅泳的男男女女,脸上浮动着一丝羡慕的笑容。他不顾身体疲乏,迅速脱掉衬衣外裤,叠放在有树荫的草地上,摘下近视眼镜,然后踩着被太阳晒得灼热的松软的细沙来到海边。

他深情地望着碧波起伏的大海,用力将拐杖竖直地插在沙滩上,拢了些细沙固定好——它看上去就像一个V字形的航标,耸立在海岸边。

海浪拍击着沙滩。

肖牧活动了一下双臂,作了一个深呼吸,然后一纵身跃入了大海中,一个浪头迎面扑来,把他掀回到沙滩边,他定了定神,吐掉呛入嘴里的涩咸的海水,重新奋臂向水中游去。

(主旋律音乐起,推出片名):走向明天

【字幕】二十世纪末一个炎热的夏天

燥热的下午,“知了”在不远处一棵樟树上鸣噪。

某工厂办公楼外景。

设计室天花板上的吊扇在不紧不慢地旋转着。两个年轻人正在玩“扑克算卦”的游戏,他们身边的绘图板上铺着未完成的产品零件图。

在隔壁的一间设计室里,肖牧正从绘图板上取下一张刚刚完成的图纸,弹掉图纸上的擦皮屑,把它放在一叠图纸的上面。他的对面,一个男青年扑在桌子上睡着了。

肖牧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已是下班时间了。他迅速锁好抽屉,拿起拐杖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边他像想起了什么,忽然回过头来对还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男青年喊道:“关亚平,下班了,走时记得关风扇呵。”

关亚平睡意朦胧地坐起身子。

肖牧“咚咚咚”地下楼去了。

肖牧匆匆地走出厂门。

夕阳西沉,肖牧来到公交车站。正好一辆车开过来,他登上汽车。车上十分拥挤,他只好手握扶杆站在门边。

汽车在市区内一个车站停下,肖牧慢慢走下车来,在原地等了一会又上了另一辆公交车。

公交车在有南岳第一峰之称的雁峰公园门前停住了。肖牧从拥挤的车厢里往外走,售票员在高声喊着:“大家请让一让呵,让一让呵!”

肖牧满头大汗地从车上下来。他没有走进公园,而是向着公园旁边的一座大楼走去。大楼外临街的墙壁上挂着一块白底红字的大招牌,上面写着“雁峰电脑培训部”几个醒目的美术字。

楼道里亮着微弱的灯光,肖牧吃力地上楼。一个梳着披肩长发的女青年从后面追上来,小心翼翼地撑扶着肖牧的右臂往上走。

刘薇:“肖牧,你每天都来得这么早呵?”

肖牧:“路程远,不早点就会迟到了。”

刘薇:“你怎么不买一部自助车呢?我看见有的残疾人骑那种车,挺好的。”

肖牧:“是的。我已打算过几天买一部旧车……嗯,刘老师,今天学习windows操作吗?”他一边问一边停下来用手绢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刘薇望着他:“你的键盘已练得挺熟了,可以学习微软自动办公系统了。你看,我给你带了一本书来。”

肖牧从刘薇手中接过windows视窗操作教程,感激地道了声“谢谢!”

夜晚。电脑机房内一片寂静,只闻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柔和的灯光下,一台台电脑屏幕在静静地闪烁着。

肖牧坐在靠窗的一台电脑前。他一面翻着书本,一面用手指点击着“鼠标”,两眼紧紧盯着显示屏。刘薇就站在他的身旁,轻声地指导他操作,一头乌黑的秀发从左肩垂下来,她的身上漾溢着青春的气息。

2

漆黑的夜晚,天边隐隐传来雷电的闪光。

肖牧从电脑培训部里出来,脸上略显疲惫。他驾着一辆有些破旧的残疾人自助车急急匆匆地往家里赶。没走多远,车子突然熄了火,他怎么摆弄都发动不起来。

雷电交加,大雨滂沱。肖牧全身上下被淋漓的雨水浇得透湿。他焦急地环顾四周,但见雨急路黑的街道上很少有车辆经过,偶尔有车路过,溅起一片泥水,疾如流星地消失在雨雾中。

街边的铺面早已关门。无奈之极,肖牧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握住车把,冒着雨水,吃力地、一步一步地推着车子向前走,向前走……

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后面走上来帮肖牧推车,肖牧向他投去感激的目光。那位中年人一直帮肖牧将车子推上一段坡路才转身离开。

总算到家了。肖牧将车子推进宿舍楼附近的一个自行车棚里,然后一步一颤地向宿舍楼走去。

漆黑的转角处。地面的雨水顺着水泥阶梯瀑布般地倾泻而下,肖牧沿着阶梯缓慢地往下走。突然,他一脚踏空摔倒在雨水中,抛出去的拐杖则顺着阶梯一直滑到了最底层。他坐起身子,忍着腿上伤痛,咬紧牙,用双手撑着阶梯,一级、一级地往下挪动着身体,移动一级提一下残腿,移动一级提一下残腿……直到阶梯的最下一层。

他从地上拾起拐杖,艰难地重新支撑起身体,站起来。

正要去接他的妻子秀芳撑着雨伞迎面跑过来,吃惊而心疼地问他:“肖牧,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肖牧抹着脸上雨水说:“车子坏了!”

秀芳:“你怎么不避避雨呀?”她扶着肖牧回到家中。

早晨,肖牧欲从床上爬起来,忽然他用双手捂着肚子,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情。他重又躺下来,并左右翻滚着身子,额头上大汗淋漓。秀芳端来一盆热水,拧着毛巾给肖牧热敷。

路上,淫雨霏霏,白天。

秀芳推着一辆自行车急匆匆地走着,车后架上坐着脸色苍白的肖牧,他用一只手撑着腰部,疼痛难忍的样子。

医院,白天。

大夫替肖牧作B超检查,回头对秀芳说道:“他患的是胆结石,劳累过度引起发炎,必须住院治疗。”

肖牧听着,满脸的忧郁。

病房,午后。

手术后的肖牧斜靠在病床上打点滴,右手捧着一本电脑培训教材聚精会神地看着。妻子秀芳拧着一只食盒推门而入,脸上挂着微笑。

她在病床边坐下,伸手给肖牧盖好胸前的被子,同时轻轻拿开肖牧手里的书籍,低声说道:“嗨,又不听话了,好好躺着吧!”她将书放在床的另一头,然后从塑料袋里拿出一只苹果,认真地削着果皮。

秀芳:“厂里这个月又没订到销售合同,车间工人都放假回家去了!”

肖牧:“……”

他神情凝重地望着输液管上的药液调速器出神。画外轻轻响起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乐曲如汹涌的波涛,澎湃激昂。音乐声中,淡入贝多芬的雕像。

护士推门进来。她见肖牧的药液已经输完,便替他抽掉手臂上的输液针头,取下床头支架上的空药液瓶子,笑着对肖牧说:“好了,你解放了!”白皙的脸颊上露出一对甜甜的酒窝。

肖牧如释重负地:“谢谢你!”

秀芳帮肖牧躺得舒服些,他们彼此默默注视着、微笑着。但是,肖牧的脸上仍然流露出几许掩不住的烦恼和焦虑。

他轻轻地闭上眼睛假寐着,秀芳为他掖好被子,然后拿着空食盒悄悄走出病房。她那窈窕的身子走在空寥的楼道里,发出很有韵致的清脆的脚步声。

肖牧闻着妻子渐渐远去的脚步声,睁开眼睛望了望暗淡下来的窗外。他吃力地爬起来,拿起那本电脑培训教材,手持拐杖,缓缓地走出病房、走出医院。

街道上到处是璀璨的灯光。

电脑培训部机房,夜。

肖牧端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敲击着键盘,刘薇坐在旁边耐心地指点着。

【字幕】第二年春天

设计室内,白天。

肖牧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自己的电大毕业证书等五六本红本本放入袋内。他站起身子,用手抚摸着桌上那块发黑的绘图板,抚摸着贴在墙上的一张硕大的产品总装配图。神情有些茫然。

关亚平从门外进来,望着肖牧说:“肖工,你怎么还在这里?工厂已经拍卖,要改建宾馆了!我已经想好了,跟我弟弟合伙开餐馆去。”

肖牧点点头,意味深长地:“是啊,我们早就应该寻找新的出路了!”

肖牧的家里,白天。

秀芳在给肖牧整理行装,一会儿往包里放些衣物,一会儿又塞进点水果食品。肖牧走过去,抓住妻子的手,慢慢放到唇边吻了一下。然后,他把那些东西一样一样地拿出来,对妻子说:“带这么多东西行路不方便,还是简单一点吧!”到最后,他那只黑色小背包里面,只剩下很少几样内衣裤和几本书籍。

4

火车站内,夜。

熙熙攘攘的旅客。候车室大厅墙上一块巨大电子显示屏,一闪一闪地滚动显示着各次客车到站及开车时间。旅行社的导游 手举小黄旗,正引领着一大群游客在检票进站。肖牧与检票员说了几句什么,便同妻子率先进入了站台。

肖牧和妻子站在站台上。两人的手掌紧紧地扣握着,秀芳拉了拉肖牧的衣领和领带,深情地嘱咐道:“你一人在外,一定要注意保重身体呵!”

肖牧用另一只手拍着妻子的臂膀,故作轻松地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多保重!”

为了调节气氛,肖牧俯在妻子的耳边说:“我唱支歌给你听好吗?”

画外响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旋律,肖牧轻柔地哼道:“……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默默望着我不声响……”

乐曲的旋律由弱渐强,一列双层旅客列车伴随着音乐,自黑夜中徐徐驶过来。

——匆忙下车的旅客。

——不一会儿又是一群匆忙上车的旅客。

肖牧放开妻子,转身向车门走去。秀芳追上去,飞快地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目送着丈夫上车。她挥动着手掌,眼里噙满泪水。

肖牧头也没回地走进了车厢。车厢里十分拥挤,肖牧买的是站票,他侧着身子站在过道里,面对着窗口,目光在飞快地寻找着妻子的身影。

站台上秀芳也在翘首向车上张望。她终于看到了肖牧,大声喊道:“肖牧——”并用力挥动着手臂。两行眼泪沿着她红润的脸颊流了下来。

这时,列车“哐啷”一声,缓缓开动了,秀芳追着列车向前紧走几步,然后停下来,伫立在站台上,手掌伸在半空。

闪光的路轨,轰响的车轮声。

奔驰的列车剪切着黑夜。(音乐止)

5

南方某滨海城市火车站东广场,晨。

潮水般的人流、车流;广场四周壮丽巍峨的大厦、罗湖海关前的高架桥、以及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巨幅广告牌……一股强大的现代化大都市的撩人气息扑面而来,令人眼花缭乱。

广场中心,该城市的标志性金属雕塑(特写)。

火车站旁一个小卖部内,肖牧在打电话。

“喂,云姐你好!我是肖牧,我现在已到了火车站,应乘哪路车到你家?”肖牧握着话筒,兴奋地说。

电话那端传来云姐的声音:“你先走过火车站旁边的人行天桥,到车站西广场乘24路冷巴,在南头大新酒店车站下车,下车后再跟我联系,我来接你!”

肖牧掏出一元钱硬币交给柜台里的 ,离开小卖部。

肖牧背着小背包向人行天桥走过去,他显得很疲惫吃力的样子。路过一株大榕树时,他停下来歇憩。也许是他那孑然一身的残疾人模样或那劳累憔悴的神态,引起了榕树底下几个不三不四的人的注意。其中一个蓬头垢面,身体单瘦的年轻人凑到肖牧面前,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问他:“先生,要不要住招待所?很便宜的噢!”

肖牧用手绢擦拭着额头上的汗,向对方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瘦子上前挡住肖牧,追问道:“是不是找汽车?我可以帮你找!”

肖牧茫然地点点头,但一看对方那油腔滑调的样子,又很快摇摇头:“噢,不是,不是!”

瘦子显出很亲热的样子,伸手来拿肖牧的背包,笑脸嬉皮地说:“老兄,来,我扶你去乘车!”

瘦子向树荫底下另外几个同样衣衫褴褛的小青年做了个手势,便不管肖牧愿不愿意,搀住他的手臂就往前走。那伙人中一个三十来岁的残疾人用手将一条残腿搁到身边的拐杖上,咧开缺了两颗牙齿的大嘴,对瘦子欣赏地“哈哈”大笑。

共 25160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一部具有正能量的剧本。讲述的是身残志坚的青年人肖牧,自强不息的奋斗史。残疾人肖牧开始在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他除了工作努力,还不断学习,利用业余时间,他去电脑培训公司学习,还坚持创作等等。后来公司倒闭了,员工要自寻出路,肖牧也南下寻找新的工作。他穿梭于各大人才市场和一切招人的地方,投简历,找工作,可谓各行各业走了个遍,也到处碰壁,甚至有人对他说,不需要他这样的人。他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但是他一直没有想过放弃,在一次次失败之后,一个公司向他投来了橄榄枝。如文中主题曲说的那样:许多事不知道得失几何,我是应着心的呼唤去追求,尽管旅途上布满艰辛与坎坷,我只有昂起头,挺胸往前走。许多事不必说出太多理由,我的心拥抱着远方的目标,快乐地享受奋斗的过程,我坚信,每一个明天,都有一份真诚的收获。是的,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很好的剧本。感谢赐稿晓荷,期待更多精彩作品。推荐阅读。【编辑:一分流水】

1 楼 文友: 2016-12-11 19:49: 6 感谢赐稿晓荷,对晓荷征文的支持,预祝取得好成绩。 事在人为,休言万般都是命。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

回复1 楼 文友: 2016-12-11 22: 4:08 谢谢一分流水老师编稿和点评,辛苦了!祝好!

2 楼 文友: 2016-12-11 19:50:29 工作量大,没能及时编发,还请海涵。 事在人为,休言万般都是命。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

 楼 文友: 2016-12-11 19:50:55 问好作者,期待更多精彩作品。 事在人为,休言万般都是命。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南京男科医院咋样心肌梗塞该怎么治疗惠州中医牛皮癣医院

小孩佝偻病o型腿治疗
治疗腹胀的方法
勃起功能障碍的男人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
海口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