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知识

聊斋里的一个小短篇吴令

来源:海口星座网 时间:2020年04月01日

摘要:聊斋里的一个小短篇《吴令》,写一个县令革除为城隍过生日的陋俗,可是死后当了城隍后又得到百姓春秋祭祀的故事。这个故事又给了我们哪些思考呢? 《吴令》是《聊斋》中的小短篇,然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篇故事虽短,小说的各元素却无一缺少,而且情节曲折生动,人物形象丰满,更如《聊斋》中的其他篇章一样,不乏深刻的讽世意义。

故事说的是吴地“最重城隍之神”。城隍崇拜各地都有,毕竟城隍老爷子是掌握人生死的神灵嘛!孔子虽教导我们“未知生,焉知死?”可是对于生时就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普通老百姓而言,“身后事”还是不得不考虑考虑的,所以崇拜城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只是吴地实在崇拜得过头了些。过头到到什么程度呢?不但要为城隍老爷塑上一尊栩栩如生的木像,还要给木像穿上华贵的衣服。而一到城隍的生日,更要“居民敛资为会,辇游通衢;建诸旗幢,杂卤簿,森森部列,鼓吹行且作,阗阗咽咽然,一道相属也。习以为俗,岁无敢懈。”这一点,就实在太过奢糜了。

问题在于,如果只是赶上什么“十年”、“百年”大庆,偶一为之也就罢了。可是就如某某晚会或某某艺术节一样,人家神仙的生日可是年年都要过的。虔诚的老百姓自然哪年都不敢马虎懈怠,“习以为俗,岁无敢懈”。结果,这笔费用无疑成了老百姓的沉重负担。如此年复一年,直到有一天,吴令走马上任。

这位县令姓甚名谁,连记载这则故事的蒲松龄都“忘其姓字”,所以我们今天也就无从知晓了。只以文题称其为“吴令”也就是了。这位吴令虽然年纪不大,(大概是科举出身。),却“刚介有声”,刚一上任,正好就赶上城隍过生日,于是一打听,就弄清楚了这件事的问题所在。

大概是这位吴令颇受过一些“唯物主义”的教育吧?抑或是因为他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所左右,他一听说给城隍爷过寿一事给老百姓造成了沉重的经济负担,顿时大怒,指着神像就开始痛骂:“城隍实主一邑。如冥顽无灵,则淫昏之鬼,无足奉事;其有灵,则物力宜惜,何得以无益之费,耗民脂膏?”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你城隍老子好歹是个国家干部,可是拿着国家的俸禄呢。如果你真是个昏庸无能贪得无厌的混球,那么凭什么要老百姓花这么多钱去讨好你呢?如果你真是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那么就该知道,老百姓们挣点钱多不容易啊,拿这么多钱去搞些什么艺术节、面子工程之类的东西,徒耗民脂民膏,你这官儿是怎么当的?不是纯粹短揍吗?

这位吴令可不光是用嘴说说,而且说揍就揍,把神像拽倒在地,直接就打了二十板子。问题就在于,如此被老百姓信奉的这位地方官城隍老爷,平白无故地挨了一揍居然一声不响,既没有反抗,也没有报复,甚至连报警或向上级纪检监查部门反应一下都没有。就如某些被盗被抢被讹的赃官一样,如此奇耻大辱,他居然就那么忍过去了。老百姓们可都是认实惠的,一见这位城隍不灵,“于是习俗顿革。”从此吴地的老百姓再也不用花钱给城隍过生日了。

如此似乎可以断定,经过吴令的这番折腾,这位城隍的政治生命也许就此结束,至少他应该再没有升迁的可能了。也难怪,你一个阴间的城隍连一个阳间的县令都摆不平,又怎么能叫上级领导相信你维稳的能力呢?

然而事情还不那么简单,这位城隍岂止不能升迁,他甚至连自己的位子也要保不住了。

由于这位吴令“少年好戏”,竖了梯子去房檐下捉鸟,结果“失足而堕”,摔折了腿,那个时代又得不到有效治疗,很快就送了命。可是他死后却仍不肯消停,居然又跑到城隍庙里“大声喧怒,似与神争,数日不止。”

至于他与城隍老爷争的究竟是什么,由于老百姓们都是凡人,所以只闻其声,却听不清其中具体内容,但以理推测,无非两种,一是城隍老爷在找他的麻烦:你不是能耐吗?这下怎么样?犯到我手里了吧?来点公报私仇给你点好看总是少不了的。而以吴令“刚介”的性格,自然不服:想给我穿小鞋?痴心妄想!先把你自己屁股上的屎擦干净了再说吧!别以为都是老百姓怕官,当官的如果有把柄握在别人手里,一样会怕老百姓。那位被抓住大吃大喝的官员不是照样跪在老百姓面前求饶吗?另一种可能就是吴令去找城隍的麻烦:别看你是管人生死的官员,我活着时候都不怕你,死了照样不怕。你要不给我点儿好处安排安排,我还就赖上你了。

无论哪一种,总之是他虽然“数日不止”,却终究没有吵出个结果来。最后还是我们善良可爱的老百姓出面了,他们“不忘公德,集群而祝而解之”,而解决纠纷的方法则是“别建一祠祠公”,给吴令又修了一座庙,而且这庙也叫城隍祠。于是,吴令再也不争了。吴地则从此有了两个城隍庙,而老百姓们更加感激这个“民选”的城隍,“春秋祀之,较故神尤着。”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这位“刚介有声”的吴令,生前扫除为城隍过寿的流弊,给老百姓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死后却又以自己不畏 的勇敢和魄力与城隍争位。可是大概连他也不会想到,他生前革除了每年一次为城隍过寿的陋习,死后却换来了老百姓为他一年两次“春秋祀之,较故神尤着”的结果。这时,当年那位“刚介有声”的吴令,如今这位风光八面的新城隍,却再也不见他显一次灵,来为百姓革除旧俗了。难道一旦修炼成神便都是这样的心态?这种事实在太多了,实在不得不叫人感叹:卿本佳人,奈何作神?在《席方平》里,那位贪赃枉法的城隍可是落得个“剔髓伐毛,暂罚冥死;所当脱皮换革,仍今胎生”的结果。以《席方平》中看,冥司官员已经成为一个自上而下的腐败群体,神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高危职业。这位当了城隍的吴令下场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在这里,也只能祝他一路走好了。

共 21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开篇先点题,写这个故事具有很深刻的讽刺世事的意义。作者写这篇作品赏析很用心,把故事描绘得很具体。吴令在《聊斋》里面是怎样的人物,我们可以再翻开那本书看看。感谢投稿江山系统栏目。冬日静好。【编辑:吕艳】

1 楼 文友: 201 -12-16 1 :19:21 《聊斋》,有的故事是恐怖灵异的。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2 楼 文友: 201 -12-16 16:22:04 一篇聊斋里的短故事,作者描述的绘声绘色,吴令推翻城隍,割除陋习,造福一方;戏剧性的是他居然意外死亡,又在阴间被百姓重塑大庙,封为城隍,按说他应该沿袭生前的作风为民谋福利,却从此再没有为百姓显灵。神仙都是如此,当今千方百计求官,当官不作为也是屡见不鲜,作者语言生动,评析文章没有议论,却发人深思。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消化不良脾胃不和冠心病引起的原因上海中大医院电话

快速减肥瘦身的办法
祛风止痒的药有哪些
心绞痛形成的原因和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
海口星座网